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 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首页
您好,请登录 注册 帮助文档 常见问题 防伪说明
×

水墨乃乡愁——刘军平的水墨画

文/岛 子

刘军平是学有所成的艺术史论学者,近年来他着力于水墨画创作,旨在打通学理与画理,使理论与实验相互印证,相互促进,在学科门类的跨越中实现创造力的表现,在水墨当代性中确立自身的风格创新。

文明曙光

他的水墨兴味来自于厚重、广袤的西北山川大地,纵观其作品,多取材料于乡村风情与记忆:一则,山水;一则,风俗。他力图运用意象美学和表现主义来关照、重写西北画派惯常倾心的景物。


山水笔法,多用短线皴法,取法黄宾虹的“乱柴皴”。如同法国后印象派大师塞尚将静物、山峦抽象为几何形体,此为形式自律立法。刘军平的山水画,同样倚重水墨形式感----把对客观物象的再现转化为短线皴自身,渴求线条的自足。画家以一种中西融合的现代语言叙述方式,结构画面。他善于使用淡墨渲染,呈现天高地远,空旷而寂然的意境。他的笔墨并不完全舍弃自然的有机再现,以便在自然的有机再现与非自然的抽象之间寻找意象的诗意表现,寄寓心性与乡愁。 

丝绸之路

广袤的黄土塬、隐现出荒凉的古村落,山陌之中聚集着村妇顽童、庙会社火、杂技秧歌,粗犷不羁的皮鼓唢呐悠然回荡。画家通过经验、记忆的提纯,成为笔下一幅幅生趣盎然、稚拙天真的水墨图景。在一系列风俗气息浓郁的水墨画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到黄土高原民间遗存的传统仪式因素:社火、庙会、婚丧嫁娶、戏曲脸谱、皮迎剪纸等等。诚然,对画家而言,这种种远逝的乡村生活记忆,不只是个体置身支离破碎的现代都市的身份焦虑,而更多的是一种精神的唤起,一种遥远而切己的天地境界的怀想。

文明曙光NO3

社会现代性的负面机制导致人人沦为被抛家园的浪子,既生活在别处又无所依归。在出走与返魅的张力中,存在的经验与超越的形象叠加、移位。如此,生成了荒诞的生态镜像,甚至带有魔幻现实主义的浓厚色彩。这一系列作品可以看作是视觉无意识语言的再现:破碎的城墙浮现出兽象头颅、传统山水图景被黑框区隔、裸体女人身体写满文字……观者不难发现,画家对布鲁盖尔、蒙德里安、毕加索、达利、马蒂斯、塞尚等西方大师的截取与贯通。更重要是,画家将种种西方图像形式与中国文人艺术的对接,如已故水墨大家张仃所言,“城隍庙加毕加索”----剪纸、皮影、戏剧脸谱等传统文化要素,在此成为一种生命哲学的本体所思与表征。当水墨成为乡愁的独特载体,也就意味着画家在此精神性载体中确立了主体意识。


2015年初,识于清华园

17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