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 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首页
您好,请登录 注册 帮助文档 常见问题 防伪说明
×

黄河之水笔底来——观王世利《大河乐章》系列有感

文/关明

青年时,背诵《蜀道难》,其中李青莲先生有两句绝妙的形容:“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它,在我的记忆中,印象最深,至今难忘。反复地品味着这两句激烈而生动的文字,联想思绪不断。这,应该是如何的一番真实景象呢?如果将它移至到画面上,又将是一幅什么样的壮丽情景呢?遐想迄今,百思未解,耿耿在怀……

春朝晖 97cm x 150cm 纸本设色  2013年

一提起“母亲河”,人们大多不约而同地马上会说起李白的另一首诗《将进酒》,也就是大家熟知的脍炙人口的名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但,我觉得如果具体到黄河的“壶口”之状,那真的要用这:“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来形容了!


王世利,一位来自古城辽阳的中年画家,他笔下的“壶口”,确实震撼了我。他用笔墨敷彩造成的“势”确是不同凡响,站在他所创作的多幅以黄河为主题的画作面前,不由得不使观众为之一惊,我也为此而动容。尤其是他绘制的巨幅“壶口”,真的具备了“急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的气势,让我们赞叹不已……


试想,古人多画长江。而我们所见的大画家们都很少问津黄河。唐宋之前,明、清以降乃至近代,我们所熟悉的、成就突出的山水画家如:荆浩、关仝、董源、范宽、吴镇、王蒙、戴进、龚贤、王鑑、弘仁、石谿、石涛,直至近现代的张爰、溥儒、傅抱石、李可染、陆俨少、黄秋园……不一而足,一一都与黄河无缘。

黄河赋 136x68cm

如果一位画家,对母亲河有所专致、有所用心、有所创意、有所建树,对黄河有所贡献。我想,恐怕王世利的画作,应有一席之地!因为他把描绘黄河的《大河乐章》系列作品,当做了他最专注的题材,用力最大、用情最深。用浓重的彩墨、用坚实的笔触、绘制出的作品、也就最具了感染力、也就是最有价值!


王世利1998年在中央美院主修山水画理画论,师从黄润华、张凭、姚治华、贾又福诸先生。刻苦的学习、深入的观察、多次亲临“壶口”腹地,那“悬流千丈、雾奔电掣”的奇观,深深地打动了他。他为此倾注了十余年的心血,寻找如何完美表现它的最佳手法。他已记不清有多少次,多少个寒暑,涉足于黄河壶口的岸边。观其形、闻其声、赏其势,一次又一次与这雄浑博大的自然景观对话,以期找到一种更适合更有说服力,更能打动人的表现方法……今天,我们看到王世利先生所创作的《大河乐章》的系列作品,确实证明了他为此所下的血汗功夫!证明了他自己所阐述的:“……随着不断的探索与尝试,我画壶口有了自己的角度,黄河水那磅礴翻滚的气势,如今在我的笔下有了独到的表现。为了‘得其形而贯其气’,我研习了多种表现手法,用传统的笔法塑造历史沧桑的岩石,力求墨色厚重,为了忠实地描绘泥沙俱下的黄河,我采用大量的赭黄类颜料画河水,这种颜色看上去充满‘火气’,但它准确而贴切地表现出咆哮感,呈现了一种真实而略带扭曲的美。我精心调整岩石之间的关系,前后、聚散、大小,突出险、奇、正等地貌特征,调动干、湿、浓、淡,以色度变化完成水色交融、水势千变万化的韵律,把握水的动感和质感,让岩石与水产生刚柔对比。从而达到一种夸张的真实的审美效果。”

黄河在咆哮 136x68cm

这种对于黄河的描绘方式是王世利先生独到的创作手法,那奔腾汹涌的“壶口”场景正好契合了他内心深处对中华文明的颂扬之情,于是在他的笔下产生了多幅的《大河乐章》系列的佳作,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是《激昂的乐章》,使我们观后,情不自禁地会拍案叫绝!


另外,王世利先生还有一曲《舒缓的乐章》,那就是他对山峦、树林、百泉的深入细致的刻画,览此画作,观众仿佛徜徉在贝多芬《田原》的交响曲的氛围内,又似身处晋人描述的桃源溪境中,悠哉、游哉,妙不可言!他所绘制的《林泉高致》、《金秋华章》、《青山隐》、《竹林清趣》无不体现了雅逸、灵秀、浩爽、舒朗的气质。观者会在他那些巨幅的青山秀水面前流连忘返,也不禁使我们击掌喊妙!


因王世利先生本着“抛开世风去追求真正艺术上自我的精神”,他创作了大量精彩富于内涵的“母亲河”的巨制,尤其是他妙笔生花般所刻画的“壶口”,别开生面。深深地打动并感染了每一位观赏者的心。使我们观后又久久不能忘怀,都想能得到他的一幅佳作,所以收藏家们也对他的画作趋之若鹜——因为他的作品“大气”、“典雅”、“清新”,幅幅都体现着一种“大美”的境界!

秋华章   97cm x 150cm 纸本设色  2013年

也正是因为王世利先生将“壶口”那种“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的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2006年他被黄河壶口瀑布风景名胜管委会特聘为“黄河壶口瀑布形象大使”。


或许,我们在他黄河壶口的巨幅画作面前一站,会有一种“身历其境”的感觉。或许,我们每一位人都有自己各自不同的梦想与愿望。说来也或许让一些人笑话。我少年时即向往两个去处,这两个地方,一是:历史地理教科书上的埃及金字塔(人文景观);其二,便是我国黄河上的“壶口”(自然景观)了。金字塔乃数千年前人类智慧与血汗的结晶;而黄河“壶口瀑布”却是数亿万年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天然所就。一处人文、一处自然,多年以来心相系之,一直都想实现这些宿愿。


随着旅游业向世界开放的进展,埃及金字塔已领略过了。独独“壶口”至今未尝光临其境。曾经有两次机会,也因种种原因错过了造访……今天看到了王世利先生所描绘的“壶口”巨幅,在似乎身临其境的感觉中,更加深了我产生一定去“壶口”观景的欲望!——这就是所谓的艺术的强大感召力吧!

魂泰中华 136x68cm

一位热爱艺术的法国武官卜哲巍先生曾对朋友说:“……绘画艺术最贵有自己的风格与面貌。否则,不会被人们关注,而无人问津。只有自己独辟蹊径,不相雷同的自己独特的风貌,那才能立于艺术之林……”


这一论点,作为他,一位画界的局外人,我觉得说到了我们应追求艺术的所谓“真谛”!这也会让那些懂画艺的人们不免膺服,于我心有戚戚焉!


我想:王世利先生的《大河乐章》系列已在他的笔下具备了独特的风格与面貌,是值得可喜可贺的!


戊戌雨水后三日

撰于熹水别墅

关 明

(作者系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编审、中国艺术公社高级顾问、特约评论家)

25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