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 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首页
您好,请登录 注册 帮助文档 常见问题 防伪说明
×

乔宜男的“水墨琉璃”

文/杨晓阳

中国的花鸟画是保留传统最完整而受到人们经久不衰的喜爱的画种。无论是工笔重彩还是写意泼墨,也无论是工具材料还是精神观念,都不像人物画山水画那样容易受到外来文化画法的影响而不断变幻全新的面孔,既引人注目也遭人质疑,因此花鸟画和画家都在小的变化中大多保持着从容自在而以独特的自圆其说维护着自己的借口,哪怕是经过非常的努力,大多最终还是回到原地,并且美其名曰回归传统......

空山新雨 68×68cm

  乔宜男的画则不然,他在西安美院受到扎实全面的传统基本功训练,系统地学习很全面地掌握了传统的花鸟画技法,而在留校任教以后,顺理成章地逐渐从工笔到意笔,从写实到写意,从全面技法传承到创作中显出个性,以至越来显露出独特的感受而探索出独特的技法和效果,引起国内花鸟画界和美术界的广泛关注和好评。

清秋 69×69cm

  宜男当前的画给人直接直观的感觉印象是水墨淋漓,清新痛快,笔线利落,通透袭人,我喻之为“水墨琉璃”,别人以为有理。宜男早年以写生为基础的工笔画较为写实,逐渐概括,趋向装饰,采取平面构成的造型和笔法排列,画面的构成单因素排列、重复,制造一种单因素的复合演奏效果,类似一个乐队中的声部由一群同类型的乐器形成复合重音。整体画面构成因素较简洁,但每个声部由一个乐器群组成,单纯而丰富,给人独特的秩序感,后来的水墨在工笔的基础上更增加了清新放浪的随意感,不可控感和出人意料的意外效果,直线的利落,水墨的透明,结构的纵横,形成完全不同于一般传统花鸟画的美学感受,以墨为主,水的运用在可控与不可控的适度融合中表现出一种较为成熟的有度理性和自由放纵的结合,实为难得。

秋苇 68×68cm

  宜男能画巨幅的工笔,从大效果的把握和细节的刻画都心里有数,写意水墨也能在一定篇幅内自在发挥,有鲜明的“水墨琉璃”风格效果,又有精雕细刻的细节点画形成对比,可谓远看其势,近看其质,若能假以时日,功力再长,画路再宽,再朝精深拓进,必将在花鸟画的传承发展中取得更大的进步。

1558491051510882.jpg

  我祝贺他取得的成绩,并希望稳住阵脚,放长眼光,路遥知马力,再上新台阶!

35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