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 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首页
您好,请登录 注册 帮助文档 常见问题 防伪说明
×

心声诗情溶丹青——记衡阳师院美术系教授龙潭

文/启之

龙潭善画工笔画,他在自己工笔花鸟画创作心路一文中这样写道:“艺术是心灵境界的表达。”是的,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有一颗什么样的心,就有什么样的艺术表达。

 《冬日暖阳》龙潭作品

龙潭偏爱在最平凡和最朴素的自然中,慢而深入地去寻找美的意趣与美的形式。龙潭在他的工笔花鸟画创作中,表现的正是一种系于自然的心声与诗情。

 

有位哲人说过,没有自己风格的大师是不存在的。从事创作要达到的终极目的,是形成个人风格。我看龙潭,他却在不经意间找寻到了属于自己的绘画语言和生命形象,以及意蕴深邃的艺术境界。

 《暖气浮春》龙潭作品

工笔花鸟画的灵魂和艺术精神的构建源于心之所得,是画家感悟物象和心灵观照的全部投入,需长时间的锤炼。

 

在众多的物象中,龙潭很早就选择了芭蕉和竹子,作为自己重要的绘画语言和题材,同时将自己的一颗质朴的、浪漫的、敏感的、灵性的心安放在那里。

 

于是,龙潭的作品中常常出现的符号,就是竹子和芭蕉。它们非名品稀种,是很普通、门前屋后可见的植物,前者清雅淡逸,后者质朴淳厚,以竹明志,以蕉抒怀,正符合龙潭的心。

 《秋意醉阑珊 》龙潭作品

竹子和芭蕉其实都是中国艺术恒久的重要符号,有其独特的生命意义和美学风范,亦为历代书画名家笔耕不辍的永恒题材。但是,与前贤不同的是,龙潭对枯蕉残败之美有着深刻、绝妙的理解与诠释,将他们的美演绎得美轮美奂。龙潭甚至将西方米罗的维纳斯那断臂的残缺之美,与残叶芭蕉的美相提并论。

 

秋风萧瑟里,残蕉垂下残破的衣裳。这样平常普通的一景,在常人眼里,已是司空见惯,但是在龙潭的艺术审视里,好似在虔诚地向大地母亲鞠躬。这种在生命即将终结时的谦卑与顽强,正是反映了中国民间特有的文化内核,平常而本质,真挚而自然。残蕉之美,体现了生命的坚韧之美、淳厚之美、卑微之美。

 

能如此领会秋天的竹子与芭蕉,非一日之寒,龙潭是竭尽心智的。他学北宋的文同,为了画好竹子,不管春夏秋冬,不管刮风下雨,不断地在竹林子里头钻来钻去。

 《荷塘清韵》龙潭作品

因此,他知道,春天的芭蕉,嫩绿叶卷从蕉顶升起,一如吹响春之号角;夏天撑起盛大蓬勃的绿荫,秋天挂满金色绶带,而冰天雪地,残叶芭蕉伏而不屈,更有一种婀娜多姿、宽散敦厚的意境美。

 

在写竹子与芭蕉之时,龙潭也在写自己的心。

 

好表现枯竹与残蕉,龙潭可能是在表达对艺术的焦灼,也在表达着对生命的焦灼吧。

 

看龙潭的画作,其实他的创作题材范围定格得很窄小,秋天,竹子,芭蕉,寒鸟,他也在给自己的心画了一个“框”。这个“框”既是画框,又是心框。他拿捏得这样谨慎而有气质。

《春暖花开》

而无论作为一个教授还是作为一个朋友,龙潭都是本真而谦和的,也是依心性而为,绝没有矫揉造作。

 

和他有20多年交情的的著名诗人聂沛,甚至郑重为他撰文,说“无论干什么样的工作,都是一副干净利落、踏实和谐,执着地过一种属于你自己的生活。”还回忆起20多年前,龙潭在一家工厂的筒子楼,为他麻溜地做了两个菜,色味香俱全。并得出结论,龙潭是个生活得比较到位的人。聂沛还以诗人的眼光发现,在龙潭身上,踏实和高蹈、勤奋和慵懒,这些矛盾体水乳交融。并赞许龙潭:“一个人对艺术的敬畏和谦卑达到怎样的程度,是与这个人的艺术素养达到怎样的程度成正比的,我因此理解龙潭从不奢谈自己创作的原因所在。”聂沛说的这些我都有同感,龙潭是一个生活和艺术都比较到位的人。

21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