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 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首页
您好,请登录 注册 帮助文档 常见问题 防伪说明
×

故土无限情——记乡土画家刘文华

文/晁楣

在我熟悉的土生土长自学有成的画家中,刘文华是最典型最突出的一位。

《歌声远去》(66×66cm) 

1960年刘文华生于黑龙江省北部的绥棱县。8岁时随父母插队到偏远的农村生活,一本母亲在土改斗地主时拣回来的画册启蒙了他的美术爱好。初中在县城读书时,课余在县文化馆少儿美术班学习,超群的刻苦勤奋,使他得到了磨练和提高,14岁开始在省级报刊发表作品并获奖项。中学毕业后,县文化馆破格录用了他,为他提供了学习和提高的良好空间,在专业基础和创作实践方面都有长足的进步,创作有连环画《英雄洞》在全国发行。国家恢复高考后,艺术院校开始招生,他先后两次报考鲁迅美院,之后又报考中央美院,都达录取高分,却都因幼时患小儿麻痹留下的残疾而被取消入学资格,升学深造的理想遭迂破灭并没有泯灭他的坚强意志和从艺决心,他以百倍的刻苦和努力踏上了自学的征程。

 

1980年至l981年,刘文华先后完成了两件巨幅作品:中国画《农村敬老院》和白描长卷《春集》。前者在1.20×2.20米的画幅中塑造了25位形象各异的人物,形象刻画、人群组合、情节安排、场景处置、准确得体、真切自然、生动有序,通篇画幅充溢着热烈祥和的氛围。后者画面全长4.20米,塑造了120个不同年龄、性别、职业的人物形象,还有种类繁多的货摊、道具、商品和禽畜,形象生动、结构严谨、布局疏密有致,成功地塑造了黑土地上农村经济的发展和市场繁荣的景象。这两幅作品充分展示了刘文华在艺术语言方面全方位把握的表现技能和潜质。应该特别提及的是,他的专业功底,主要来源于在基层生活中的勤学苦练,他整年累月扎根在偏远农村,以病残之躯,走村串舍,与农民同吃同住,速写人物、场景为数以千万计。这块土地是他艺术生命的摇蓝,为他的创作提供了无尽的源泉。

 《丽人》(66×66cm)

1985年,刘文华去中央美院进修,国画系一位老教授认出了他,认为他的专业能力已达本科毕业水平,告诉他国家高考己放宽体残限制,建议他报考研究生班,但他自知外语水平所限,末作此考虑。一年后,刘文华以优异成绩在进修班结业,回到了北国故土。在过去的一年中,他学来了一系列正规系统的传统技法,也感受了当时正强劲的“85”思潮传播的西方艺术观念和表现样式的影响,再加上自己原有的在创作实践中积累的经验。摆在面前的是如何在三者的碰撞、磨合、谐调、融汇中确立自己的定位。在一段困惑、艰韧的探索中开始找到了自己的感觉和认知,同时也使他的创作跃上一个新的层次。

 

八十年代中期以后,刘文华创作了《春》、《家住小河边》、《窗口》、《满月》等进修回来后的第一批新作,是以崭新的艺术手法对乡土生活富于意象的展示。在高丽纸上重彩揉皴、浓色托墨,有装饰味,呈凝重感,在传统绘画的基础上溶入了构成意识和现代情趣。

 童年的记忆  4尺整开

九十年代开始,他又改变了表现手法,尝试在熟宣纸上用干笔侧锋皴擦,出高染逆光剪影效果,以此刻划人物形体烘托环境氛围,把某些山水画的表现技法运用在工笔人物画中。《腊月花》、《山谷的回声》、《山里红》、《冬天里的故事》、《雾》、《春雪》等是这一阶段的代表作品。这些作品在题材摄取和酝育构思方面仍不出前一段浓墨重彩作品的框架,但却呈现出迥然不同的艺术境界,更贴切吻合于作者所要表述的乡土诗情,也更突显作者个人的艺术风貌。

 

在此期间,刘文华还先后创作了《祖母》和《讲不完的故事》,在表现形式和精神内涵方面都有所拓展。作者长期生活在塞北满族聚居地区,曾是当地农民画创作群体的带头人和组织辅导者,他的爱人又是满族剪纸世家的成员。因之他十分熟悉并热爱民间艺术,特别是民间皮影和剪纸,他自己也创作了许多风格独具的“撕”纸作品。这些因素无疑直接影响了以上提及的两幅作品的取材、构思乃至表现手段。画面均采用了超时空的组合,多品类的民间艺术品的平面构成,营造了一种虚幻的,象征性的境界。表达了画家对民间艺术及其传人的推崇,敬慕与赞颂。

箫声秋梦  4尺整开 

在此前后,刘文华还采用生宣,用工笔重彩创作了一组表现鄂伦春民族狩猎生活的画作,为了强化亚寒地带的林区自然风貌,画家把人物活动安置于冬日白桦林中,画面处理饱满、对称、均衡、具有装饰效果,空幻而又肃穆,其中《兴安魂》是对《兴安猎人》主题的阐释和升格,是对以大森林为生命之根的鄂伦春民族精神的赞美与讴歌。

 

进入新世纪以后,刘文华的创作题材又触及一个新的领域.创作了近代仕女系列。另外有些风格贴近的画作,如《家乡的小溪》、《家乡的水》,《蒲公英》、《远去的琴声》、《乡情》等可作为现代女性小品。这批作品,构图简洁、造型精到、手法新颖、格调高雅、风韵独具。人们注意到即使他的仕女画作,在服装样式、形象刻画和环境配置方面也大多具有北方地域自然、人文的内蕴与特质。近几年来,刘文华创作《黑土拾秋》系列作品,可以看出他在表现北方乡土生活方面较成功地走出了自己的道路,形成了鲜明的个人风格。

 

北方的黑土地孕育了刘文华的艺术生命,他的乡土情怀一直在他的作品中渗透凝聚、升华,这位具有深厚潜质的乡土画家,仍在不断地提高并完善自己。人们期待他有更高的艺术成就。

22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