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 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首页
您好,请登录 注册 帮助文档 常见问题 防伪说明
×

重塑美神

文/胡雅琳

《美神维纳斯》以其不朽的优美,再现了古希腊艺术的辉煌;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标志着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精神;安格尔的《泉》将古典主义绘画推向了一个高峰,印象派人物画家雷诺阿笔下的女性人物闪烁着色彩的无穷魅力。

古往今来136x68薛林兴作品

这些作品以其无与伦比的艺术魅力,吸引着每天数以万计的人们以朝圣者的心态前来观赏,享受艺术,感悟人生。


中国人物画也有着近三千年的历史,顾恺之以其“春蚕吐丝”的线条描绘了优美的《洛神赋图》诠释了重情思求神韵的魏晋风范;周昉雍容华贵的《簪花仕女图》再现了大唐风范;吴道子笔下的《八十七神仙卷》将中国人物画的线描艺术推向了顶峰。


宋、元、明、清的人物画家们也各领风骚。然而,从古到今的中国人物画的艺术影响力还没有一件能与《米洛斯的维纳斯》、《蒙娜丽莎》、《泉》相媲美的。


如何重塑现代美神,作为一个炎黄子孙,作为一个当代中国的人物画家,薛林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打破传统


早在东北师大艺术系就学时,薛林兴向前来讲学的周思聪先生请教,周先生回答:“中国画就是要讲究笔墨”。潘天寿画论:“强其骨”。李可染讲:“线条要沉、要涩”。中国绘画史上也有十八描之说,古游丝描、铁线描、钉头鼠尾描……等等。再追溯谢赫的《六法论》:“气韵生动,骨法用笔……”,王维“水墨为上,墨分五彩”“形质次之”……


从古到今,统治中国画理论的都是笔墨,笔墨,还是笔墨。


为什么不谈人物画的主体(人物),而只谈笔墨(效果)呢?这就好比只见衣服不见人,只见树叶不见树。这种错误的观念束缚着人们的思想,捆绑着艺术家们的手脚。哲学家认为:先有物质,后有精神,物质决定精神。


所以人物画要想发展必须从观念上理顺,以人为本,形象为主。形质为上,水墨次之。打破枷锁,跳出陷井,走出误区。

书香 2014年秋 136X68CM薛林兴作品

形象为上


古人没有条件进行人体写生和学习解剖,对人物的结构、形体无法认识和把控。造型不准确,比例失调,刻画不深入,有情可原。时至今日中国的人物画家们还在这个怪圈里打转转。


薛林兴大胆地借用油画细腻入微的表现力,明暗过渡,冷暖变幻。亮部暗部,高光反光的运用使形象即惟妙惟肖,又生动感人。如正面形象除面部轮廓,眉、眼外基本都是靠明暗关系来刻画形象的凹凸起伏。


薛林兴大学期间,打下了深厚的素描功底。几十年间不间断的文学素养的提高,所以他的人物画形象收放有致,形象优美,并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耐人寻味。


魅力色彩


人们所看到的世间万物,皆为形与色,诞生于150年前的法国印象派,敞开心扉,博大自然,将绚丽多彩的五光十色迎入了绘画当中,充分展现了色彩的迷人魅力。


古人强调的“水墨为上,墨分五彩”,其实墨就是黑、白、灰,至于干、湿、浓、淡那是另一个概念。


1991年薛林兴在东京艺术大学与校长平山郁夫先生会晤时,平山就指出“墨用多了,有陈腐气。”他的女儿海鹰也说:“有彩色电视机谁愿意看黑白的?”


从那时起,薛林兴就将色彩融进了他的人物画。红色的热情,绿色的生命,兰色的冷静,黄色的光明,紫色的神秘,白色的纯洁……每种颜色都有着各自不同的性情。色彩有着任何墨色都无法比拟的渲染情绪的诱惑力和美感。而色彩之中的色相、冷暖、纯度、明度、调合之美更是如魔幻的魔力,梦幻的境界。

浔阳遗韵  2014年秋 136X68cm薛林兴作品

当代情怀


“笔墨当随时代”,这个时代是什么样的情怀,是阳光的,向上的,充满激情的,热情奔放的。


近距离学习,易于同质化。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薛林兴将中国传统的意境美,古希腊的人体美,古印度的性感美融于一体。汇写实写意于一身,大胆吸收外来语汇,使笔下的人物栩栩如生,呼之欲出,细而不腻,关键处精雕细刻不觉其繁,简约处空无一笔不觉其简。


他的作品中,即使传统的题材,如《大唐贵妃》,也是以丰腴的体态,娇媚的神情,若雪的肌肤,华美的服饰,色彩浓艳,用笔洒脱豪放,率意随情,令人耳目一新。


当代题材《黑之惑》,出人意料地衬托以钛青兰为背景,而背景中悬挂着的黑人面具,黑中缀以少量的朱砂、翠绿、金黄。中国人物与非洲面具,跨界的手法,差异的文化元素,幻化成了珠联璧合,相得益彰的艺术现实。


《豆蔻年华》,矩形深兰色块背景,传统中绝无。试想,如果不如此,这种静谧、清纯、优雅之美如何来的如此鲜明、现代,如此有力度的视觉冲击力呢?


在当代情怀系列绘画当中,以青春的,豆蔻年华的女性人物为主,动态或端庄,或妩媚,或优雅,或清纯。

黑之惑153X84CM  2013年冬薛林兴作品

《女孩与大卫》的清纯,衬以石雕大卫与梦幻似的热抽象的背景。《圣依菲》高雅清新的面庞,白皙迷人的颈胸,如莲藕似的双臂,缀以横竖灰直线,中间隔兰、橙、黄等色块,充满抽象意味的当代情怀。


当代情怀系列作品,从内敛含蓄的传统神韵到具有激情燃烧的开张的风尚,从长裙宽袖曲婉的线型感,到短、露、透块面感的以呈现人体美为主的衣饰特点。从类型化的共性美转化成个性化的形象,揭示当代女性思想,情感,性格美。通过一个个生动鲜明具有强烈个性的女性人物给予了观众全新的迥然不同的另一审美情境,打破枷锁,形象为上,魅力色彩,当代情怀,诠释了薛林兴新仕女人物画作的主要特征。


薛林兴的艺术作品中,我们可以明显地感受到他探索中国写意人物画如何改革创新的心路历程。他对中西绘画,中西文化的不断比较、不断换位思考,乃至多年的创作实践所取得的成就,奠定了他在当代中国写意人物画坛的位置。


通过审美的过程使人们得到对当代人生的思考与启迪。难怪薛林兴在中国画坛上独树一帜,其古典美与现代美相融合的新画风自成一家,被海内外画界同行誉为“东方美神”。

6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