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 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首页
您好,请登录 注册 帮助文档 常见问题 防伪说明
×

繁英锦玉、益古润今------朱荣华的花鸟画

初始朱荣华,是在清华大学霍春阳绘画研究室,那时正值春暖花开,教室里温暖而舒适,朱荣华的画案就在靠窗的位置,是位身材魁梧山东汉的典型。认识日久,知道荣华是山东临沂人,性格温和,风趣幽默,逢人就谦恭的笑笑。作画极刻苦,从不懈怠。这是我对荣华的初之印象。

斜倚秋风

临近毕业,我与荣华更加的熟络起来,他的画作也日益进步,不断提高,笔下的牡丹、紫藤、梅花、玉兰愈加的有生意。而且在撞粉、撞彩技法上下了很大的功夫,颇见功效。霍春阳老师见了后也大加鼓励,在其画作上题辞褒奖“荣华写梅得梅花之神韵”。荣华作画的情绪很高,每隔三五日就会把画作贴满了墙,如同办了小型的个展一样。欣喜之余,经常小酌一番,谈古论今之余也会谈起他非常有趣的见闻,加上他绘声绘色的描述,常常令人捧腹不止。

冰肌如骨玉为魂

弘一法师在谈文艺的时候说到:先器识而后文艺,在孔子的言论中也谈人须孝悌仁义之后方可学文。传统文化对人格的修炼是很重视的,一个优秀画家的素养首先是修身,次而学文,余力勤修画技。加以时日方可有成就。而时下之风气是重修饰而轻文质,甜腻轻浮制作充斥,实则少修懒养所致。修者修炼也,画者之修:修身、修文、修艺;养者养育也,画者之养:养德、养气、养心。修之养之此画大道。

露气清晖

王明明先生在陈半丁的画集序言中写道:多年来,我们的美术工作者一直忙着打倒、破坏一个旧的美学体系。几十年过去了,现在看看,我们打倒了那么多,我们究竟建造了什么?建造了什么样新的美学体系?没有。现在看来,我们那么多的美术工作者都在搞创新,真正需要的却是继承传统。


对宋元以来的花鸟画,不论是典雅的、飘逸的、恬静的、凝重的。荣华都敬之仰之、摹之追之。尤其对恽南田、任伯年、居廉等人撞彩技法情有独钟。曾观之六条屏花鸟,气势贯通、色墨浑融、秀润典雅,已步入观物忘情的境界。

事事如意

近日荣华来电,已从江南兴尽而归。另有画册出版,嘱我作文为序。提笔冥思,蒙山之厚、沂水之秀尽尽浮现眼底。他日见君,必以青云之上又衔新枝。


二零一零年冬于北京

 (作者:清华大学霍春阳传统绘画研究室助教.班主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特聘教师)

16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