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 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首页
您好,请登录 注册 帮助文档 常见问题 防伪说明
×

净心诗意绘丹青——读刘建伟山水画作品

1558057013945863.jpg

中国山水画传统源远流长,两宋时期,其地位更是一度超过人物画,居中国画三大类题材之首。人们对山水画的喜爱,可见一斑。可是,为什么画山水?怎么样画山水?什么是好山水?一个答案。精神。

中国的魏晋时期,文化人推崇老庄思想,追求个性自由和贴近自然,为山水画的精神规范了内在的素质,即实践山水画的意义在于寄托生命的“天人合一”的生存价值。山水画历经各朝代,无不体现出当时的时代精神。在我们这个多元开放的新时代,包括山水画在内的各种题材中国画愈加色彩缤纷而又各臻其极。然而当代中国书画界也充斥着大量矫揉造作的作品,无论是精神习性还是思想内涵,都太形式化,故显僵硬刻板,真正“源头活水”,带有精神魅力的作品少之又少。

家山瑞雪 80x120cm

一个优秀的画家,只有创作出持续鲜活的生命力作,才有可能成为经典。艺术的尊严来自生活和自然,仅仅停留在把玩笔墨的程度,远远不够。青年画家刘建伟从小生在奇峰竞秀、满目涌翠的伏牛山深处,大自然给了他艺术的灵感,同时赋予了他睿智、朴厚的性情。自幼对中国画的挚爱,为他艺术思想的生发和绘画风格的形成早早埋下了种子。在后来中国画的探索中,刘建伟更是以心取象,注重笔墨和学识修养,通过孜孜不倦地探索和研习,深得古人要义,铸就了自身扎实的功力和上乘的学品。他的作品,清新醇厚,格调高雅,一股清健刚正的气息充溢其间,令人神清气爽。在他笔下,山生得峻拔,富有博大的胸怀感,水流得温畅,富有自由的潇洒意趣,树长得清秀,富有隽永的欣喜情愫。进而让我们深刻感悟到,山是了刘建伟的山,水是了刘建伟的水,连树也成了刘建伟的树。

有人曾说, 绘画艺术永远就像一枚硬币的两个面,一面是画什么;一面是怎么画。画家一辈子就是在把不肯扔掉的一枚“硬币”,翻过来瞅,翻过去看。至于怎么画,那就要看画家本人的喜好与取舍了。曾见过刘建伟置办了大量宋代沈周、范宽等大师的画作集子,问他,他说要学习啊,吸取营养。但他的“山水皴笔”却找不到半点“雨点”、“豆瓣”、“钉头”等终南隐居者皴技的影子。可见,刘建伟学的是宋人性情,而非其皮毛。他多焦墨写生作品,直让人拍案叫绝,惊出一身“热汗”——其画之皴,不勾不染,不点不擦,几乎是一味的皴,且是一味的焦墨干笔。写意空白为山,写意墨痕为树,视觉之下,一片苍郁,满纸蓬勃。鲜活至极!令人大爽大快!既便是相对规矩的作品,也气韵横生,别开生面。

1558057186175289.jpg

中国画是以境界取胜的,真正的中国传统文人画就是哲学画。清代的著名画家松年说得深刻:“仙佛现诸法象,鬼神施诸灵异,山河造出奇景天开,皆令人不可思议之景也。”刘建伟的作品,笔法娴熟精湛、刚健正派,正合乎天地之气,人文之气,以及正气集所在,这是难能可贵的。他这种“内美”的精神格调,在笔墨之间处处都能体现出来,那份“净心诗意”的品质,让他的山水画给人以轻灵飘逸的感受,着实秀美非常。

孟子曾说:“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是尚友也。”(《万章》下),作品的高下是由内在的意境,而不是外在的题材决定的。关照自身,其实是作者内心的诗性所在,所以在刘建伟的国画作品中,经常能看到内心流动的诗意和品性。譬如他入展第二届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中国中青年艺术家精品展的《冬韵图》,入选胥口杯“太湖情”全国中国画作品提名展的《春潮》等等,却透露出一丝不凡,意境开阔,气韵饱满,波光回连。

山居清幽 52x140cm

古人有云:“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足见隐者的精神力量,能合乎本心,顺法自然。刘建伟的中国画,有身在市中,心在山川的“大美”境界,有“画中有画”之味,是为隐者之美。庄子在《知北游》中就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意与景的相结合,形神合一。刘建伟入选每四年一届的第三届造型艺术新人展的《小村墨韵》及入选“墨韵岭南”全国中国画作品展的《圣地新绿》等作品,笔墨凝沉,张驰有度,给人一种视野壮阔、笔法柔静之感,重实,亦重意。可谓 “气从意畅,神与境合”。

佛经说:“生命在一呼一吸之间。”也正是因为有呼吸才能有灵气,绘画也是如此。然神韵,则是“天机迥高,思与神合”之境界。所以“艺境”,要看“人境”。人格思想境界越高,艺术的关照能力就越强。“人无品,则画无品;人不正,则画必邪”,这是古人品评画家的标准,现在我们也应作如是观。我们常说,“画品如人品”。刘建伟在这一点上,体现了文人画家的精神风范,同时又体现了山水画家的人生的追求。

桃溪春暖 136x68cm

一幅上佳的山水画,除了不重复别人,也不重复自己以外,更重要的是要画家将所见升华成所感,再进而升华为自己灵魂幻化的“景致”,然后再付诸笔墨。这个从物质到精神的全过程,演绎于千万年,也演绎于一瞬间,成为人类辉煌的情感史实。刘建伟在绘画艺术创作当中,表现出对山水的非常深厚的感情。他的创作欲望与大自然的心灵碰撞,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绘画思想和风格, 可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 刘建伟的山水作品经过对素材的盘活提炼,再经过对内容的思考布局,呈现着画家全方位的审美境界和思想追求。作品中既有着对山水事物的具象描摹,也有着对自然精神的抽象提纯,一边共鸣着普通意义上的接受美学,一边唤醒着特殊内涵里的灵魂敬仰,让雅俗共赏的审美行为成为合理的存在。

譬如《太行晨曲》,云雾弥漫,山高险峻,风展迷蒙。在笔墨技法上,独特干练,画感协调,用墨着色也很讲究。墨正,则情感饱满,含蓄内美。中国画历来都讲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官神气韵。“官”是器官,指的是握笔的手,而“神”,就是指的“知觉”,是一种“知觉思维”。刘建伟在山水画的创作中,最能烘托出空灵、古远、寒荒、幽密、神奇的意境,这一点在《高秋图》、《白云无言漫相留》、《神韵太行》有很深的印象。

时下的山水画越来越多,但接近于现实和精神并存的理想之作,创作风格出新的,其实并不多见。刘建伟一直秉承的回归传统而又推新的创作原则,给他的作品打下了深厚的基础。他在传统山水画创作上,反复推敲、提炼,通过对不同时节,不同气象的情景的诗意转换,从而散发出迷人的魅力,飘逸灵动,让人眼目一亮。观摩他的作品,你会被他浓厚的诗境所感染,着迷山水形式的千姿,漫步在轻灵的山雾中,把山水的冷峻和丰硕,表现的淋漓尽致,真正把“情境”变成了“画境”。

新秋 136x68cm

这就是“画中有画,味外有味”的境界。山水在现实中不过是静态的,缺乏精气神韵。也许是因为刘建伟从小在大山深处长大的缘故,所以他对山水的理解,会比一般人更加的敏锐和感性。其实对于画家而言,感性的认识,敏锐的捕捉都很重要。俗话说:“书养性,画养根”,不是不无道理的。而他的这作品,正好来自从小长大的伏牛山,经常写生的太行山。山的魂魄,水的灵气,彩墨和用笔均属上乘,意自深远。在《山野硕秋》当中,画的是群山丰硕,一片生机之景。水中有诗,山中添色,就连屋舍都平添几分生机。这些印象在刘建伟的记忆中是丰富而生动的。刘建伟笔下的山,看似高耸,然则不落锋芒,可以看得出刘建伟在思想性格当中,是一个习惯于回归自然,寄情山水的青年画家。

刘建伟是诸多画家中最有内涵、最具风骨者。从他整体的画品里,我们体会出了一种艺术的人生,人生的艺术。所谓“艺术的人生”,即艺术作品中蕴含了人生的精神;所谓“人生的艺术”,即人格化的生命中充沛着艺术。刘建伟的山水画作,不同于一般“庸才”的拟古,也不同于另类“达人”的浮躁,他沉着内敛,有着创作主体面对大千世界时真实可爱的冲动,这种冲动使他在变化中求新,在传统中求精,正是这样的思想觉悟,让他的作品笔韵淋漓,万物飘逸。这是刘建伟的长处,可以说是探索中怀有的一种大化之境,即严肃庄重而不失宁静致远的思想品质。他始终以一个真正传统文人的情操坚持着自己的绘画信念,保持着敏锐的观察与思考,在他谦逊、勤奋外表下,有着文人深厚的内涵和寄情山水的情怀。在当今中国,像他这样的画家真是不多。刘建伟还很年轻,他的探索和钻研也还一直在路上,所谓“艺无止境”,只要孜孜不倦的努力,肯定会有大的进展和新的收获。

32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