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 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首页
您好,请登录 注册 帮助文档 常见问题 防伪说明
×

从方法到语言的“锥”问——章红兵的画

文/邢俊勤

章红兵的画,既是简约的又是复杂的。简约是画面的风格,复杂是隐藏在色块里密密麻麻的小点,而且不好归类,因为它不是我们通常所看到的国画、油画、版画、水彩画,他的画是超越我们视觉经验的实践。

藏族青年

红兵以他独特的针管笔,像八十年代之前刻蜡版所使用的铁笔一样,用极其锐利的笔尖,锥子扎刺一般刻画,积点而为“镌刻”成形。密集的笔触像是微粒的锥痕,一个色块里面包含着千万个锥点,呈现出独特的视觉效果。如果说红兵这种绘画是以便捷的工具和方法开始实验的话,随着一笔笔一点点锥画下去的积累,不仅呈现出由于材料工具制约而凸显出画面的独特性,更主要的是这种密集的类似镌刻的硬笔锥点所切入的状态,自然而然地将个人的理性精神也随之禅入而变得笃定。

徽乡

红兵以方法介入,以现实写生关照开始,以硬笔材质迹象最初呈现出来的是装饰归纳画风,有一种版画黑白构成要素,像现代主义极简风格的布局,色块里却反复着画家与工具材料的纠结与磨合。之后随着绘画创作数量的积累,思考的深入,针锥之下,积点成面,画面的排兵布阵与锥点的刚柔并济之间相得益彰,于是理性而单纯的图像显现出细腻温润的质感。当我看到这批作品时,内心一惊,红兵的硬笔耕耘和针点“锥”求,有了可喜的成果。

藏族青年

在新近的作品中,他渐入佳境,有意识地放弃了更多的现实生活图像。就像康定斯基《艺术中的精神》里阐述的艺术家精神情感和理性冲突之中把控色彩的空间与秩序。抽象的理性精神和现实的温情转换,把抽象概念轨制在具象空间之中。现实乡愁和诗与远方浸润在饱满的色域边际。

点评人:邢俊勤

29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