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 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首页
您好,请登录 注册 帮助文档 常见问题 防伪说明
×

清新静远的山水世界——刘艳会新青绿山水艺术评析

那是不由人不注目的弥漫着生命律动的青绿山水!清新典雅的意境融合着时代气息,意象超逸的画面透着超凡的才情。那简洁空灵的勾勒,那云光翠影的色彩,不由人不生出“充满意趣的精神旨归”的感慨。这是刘艳会的新青绿山水给人的深刻印象。

《春江晓景》

审视刘艳会的青绿山水会发现,他在刻意营造“精神归宿”的同时,在画面上打破“工笔”与“写意”、“水墨”与“重彩”的界限,让腕底的笔墨进入随心所欲的自由状态,在呼应当中、对比当中产生视觉美感。他用心营造山水的程式,将宋、元、明、清的山水意蕴和现实的自然山水相互滋润相互涵养,从而使他的青绿山水生发出全新的命题。这一命题经过生命哲学的观照而升华为意境开阔、格调高雅、清新静远的时代山水。


刘艳会在用心把握时代精神的前提下,注重笔墨的意境渲染。他告别了传统青绿山水的固有程式,而着力构建画面清新、静远的意象。他深知,这种意象是山水画最核心的体现,也是画家所追求的至高境界。人们从其作品呈现出的诗意境界和空灵意蕴可以领略其笔墨的追求和精神的坚守——与其说这是哲学层面的表达,不如说这是画家不经意间的情致流露。

《湖山平远》

画面上大胆留白,天头地角异常开阔,整幅作品静穆幽远,这是刘艳会在精心探究历代青绿山水大家的经典之作后,融入个人思想而逐渐形成的山水特质。他从不避讳山水色调的清新清丽,始终遵循一种浅绿色的视觉色调,这既是他出于构图形式和心性释然的考虑亦是在他融入生存的理念后,主动将青绿山水提升为现实存在的艺术样式,从而传递给人们的唯美的审读感受——每位欣赏者在瞬间审视令自己深切感动的画面时,不由自主在心底累积成澄明清新的愉悦心性,如一幅清凉剂释怀着现实人们的压力和心绪。


做为有着生命追求和艺术追求的当代画家,刘艳会眼中的山水究竟是怎样?或者说,山水对刘艳会而言到底有着怎样的意义?传统山水画表现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都市化的生存状态,人们审视山水的目光和心境发生微妙的变化。时代发展,经济殷实的同时,心态也必定是昂扬向上的,精神亦是澄明绚烂的。因此,当代人眼中的山水与传统文人山水的冷逸、萧瑟、孤傲不同,它首先是可亲近的,同时又是堂正的、高华的、秀润的。综合于此,刘艳会的青绿山水,用色之独特一眼便知:那充满新绿的色调,却是如茵初春一般,流动着盎然的生命。

《湖山春晓》68cmX45cm.jpg    

这种生命的流动不是无缘由的,而是一种在解开心灵的负累后,撷取的心灵愉悦。这是刘艳会的精妙之处:用向上的心态破解心灵的静穆、安详与生活的繁碌、纷纭这一对矛盾。这恰是画家开掘艺术的绝好意境。人性本身对幽远、静穆、诗意的情境有着天然的追逐感,而对忙碌、繁杂、焦虑的生活却有着根本的抵触。于是“诗意化的栖居”遂成为都市人的心灵旨归。籍于此,刘艳会开始探求“人与自然”与“天人合一”的意境融合,这也正是他在青绿山水中想要表达的东西。他力求打破固有的技法而执意探索山水的真诚与空灵。他深刻地知晓,意境的空灵和心绪的真诚决定艺术的成功。如果艺术家缺失真诚的心性。那么画面效果就唤不起审美的共鸣。在喧嚣躁动的都市化生活中,人们回归自然的心性被空前地唤回,与其说这是一种精神渴求,不如说这是心性的使然。而甘于平静的艺术家,面对静穆和喧嚣,自然而然地选择静穆,洁身自好,借秀润青山滋养浩然之气,以其在生命的状态里表达自己的心境。从这一意义上讲,当代的山水艺术并未将传统的文人的生存意趣全部抛弃,而是在心性和精神的慰藉和旨归上寻找着共通之处。处在物质的极度丰富和经济的快速膨胀之中,社会愈来愈被物欲化。身心憔悴的都市人生发出超越心灵享受静穆的生存理念,极力寻找天人合一的安详境界。这样,当代山水画便有了一条创新之路——满足都市人寻求一尘不染,用清新意境陶冶心灵的青绿山水图式。当代山水画由此找到了审美愉悦的契入点。这就是刘艳会在塑造清丽清新的林泉高致的意境时,创作出符合时代特质且有着强烈时代感的新青绿山水艺术,既丰富了中国画的艺术语言和表现力又逐渐形成了独有的艺术风格。

《湖山归隐》

注重画格涵养的刘艳会,以当代画家的哲学理解和文化胸襟,打破传统艺术派系的对立,以宽博、兼容的思路将笔墨与色彩融汇在同一画面之中。他以笔墨的灵性,创新点、线、面的构成形式。在这里,他把笔墨当中的笔法特别凸显出来,而这笔法的背后就有哲学理念——阴阳虚实以及书法精神——书写为支撑。这些对刘艳会而言,早已融会贯通于创作理念,流注到血液中了,且在长期的实践中从未丢弃。这一坚守,使得刘艳会的青绿山水格调极其高雅。不论是其《桃花源系列》还是《武陵源系列》,从诗意化和意象化了的景致中,人们看到的水景山色是洁净清新的,是高士在绝意功名后的精神栖居。这种栖居远离喧嚣远离尘染,绝无繁碌世俗。在富含审美情怀和生活意趣的意境中,刘艳会以强烈的使命感将精致而经典的表现形式与现实生存的哲学意蕴完美地统一起来,为新青绿山水赋予心态向上、典旷高雅的生命力。这种生命力在幻化后,成为意象化的笔墨语言,升华为诗意表达中的精神气韵。这其实是刘艳会文人情怀的艺术化流露。


正是这种文人情怀与作品的诗意化,让人们感受到了他在时代语境中的难能可贵。由此,人们看到了一路扬弃取舍的刘艳会在丰富自身山水的核心价值和审美元素后,用近乎虔诚的笔墨语言表现着艺术理念和生存况味。他不厌其烦地通过深刻的哲学解读充分表现释怀、清新的山水样本,借助色彩的高度概括和象征性,将清新淡雅的色彩投射到唯美的画面中,从而真正立于精神的高地——导引繁碌的人群,诗意生活。这却是刘艳会的不凡之处!

16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