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 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首页
您好,请登录 注册 帮助文档 常见问题 防伪说明
×

黑汁白汗,藏巧于拙——山水画家王大力

大力是我的同门师弟,也是一个很出色的山水画家。为他写一篇随感是我们作为战友的见证,我在义不容辞的同时也有一丝胆怯。好在我总是认为最好的文章不是只靠语言、修辞便能写得出来的,要靠真挚的感情,这其中有我跟大力的同门之情,也有相惜之情,更有我们共同对于绘画的艰辛探微之情,有时绘画如同文章般“看似平淡实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我想这些我们都在践行的路上深有体会。

出航,归来

作为书画家的我不一定有很好的文笔,但我有“随感而发”的灵魂。在我们绘画同行的路上,在不断地创作实践中去探索获得真知,远远比谈什么超现实、什么现代解构、新生代等不着边际的一大堆名词和理论,实际也实在得多。共同积累一些学习心得、创作体会,这既是对创作过程的记录,也是一个成长的过程,在此基础上一切的知白守黑、无法而法、不似之似、这些传统中国画崇尚的技、理和境界,就是我们对于当代中国画的追求和认识。

大力是宣化人,在我脑海中的印象是:总是利落的毛寸头,文气而白皙的脸庞,温和不善言谈,举止间时时又会微微一笑探起的嘴角,有时你很难把眼前人当成一位艺术家。我们平素有很多见面的机会,特别是下乡写生时有时会很多天在一起摸爬滚打,就会有很多有趣的故事。一件事我记忆尤甚,大力喜欢看恐怖片,特别害怕必又每晚躲到被子中看,在别人看来不可思议,跟他一贯风格很不协调。可在我看来这恰恰是作为一个艺术家的潜质,矛盾而又自然。他的画面很是干净,有一股清气在流动,他的画又很厚重,你能感受到厚厚的墨韵。由于我们交往多些,有机会看到他更多的作品,他的画自然气息很浓,不经意间的轻松随意而又法度森严,山石林泉,云水气象尽得风流,很多构图严谨而不失生动,具有很强的个人面目。

戚将军诗意图

中国山水画自魏晋南北朝以来经千余年而不衰。但在二十世纪至今的百年间无论审美还是认识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五十年代黄宾虹、齐白石等,在传统的笔墨基础上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作品风格。而后的“样板时代”、“85思潮”,又使得中国画的发展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与蛰伏。在当代一部分人把传统视为古调、古董的。而在社会上还有另外一些,徒袭八大、石涛、黄宾虹、齐白石之皮相,以粗野为雄健,以乱涂潦草即为简笔。这更是对传统的谬解。而对某种样式的套用,更是泥古不化,泥他人而不化。在今天,要振兴民族文化、在尊重研习传统的基础上确立我们研究的方向,期间的探索和努力,无疑是对于今天的我们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在这个百花齐放的绘画新时期,作为青年一代的艺术家有很多的舞台来展示自己,来阐述自己的艺术理念。特别是近些年密集的展览,使得大力也成为了此中的翘楚。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新鲜的,试验性的绘画作品出现,当然也出现了很多优秀的作品,这些作品既有对传统的传承,也有对艺术的认知,且从来没有违背艺术的基本规律。这些作品人们越来越趋于用“理性绘画”一词来称谓,我认为大力正是遵循这一理念去创作的,每每见到大力的新作总是叫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虽然“理性绘画”一词是一种至今仍无明确的、公认的特征界定的绘画。但作为一种绘画样式的诸多用词之一,有时显得”形而上”。但“静观”、“哲理性”等词仍然在其中蕴含。 它是一种对自然探究、思索和认识的过程。

一场翠遮目,翡溪入秋山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当代,物质高度繁荣,面对商品化的冲击,各种思潮对于传统绘画的无孔不入,使得传统两个字显得那么苍白,有时就会觉得我们所从事的艺术是不是停滞甚至倒退了。显然,许多艺术家或者是所谓的画家已经缴械投降了。因为太多的人选择了安宁,对应的就是牺牲艺术上的创造和开拓,这是我们文化的悲哀。在大力的身上我看到的恰恰是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另一面,坚持了自己的操守,能够耐得住寂寞,作为一个坚持己见的人,他有着鉴别真伪和评判是非的能力,甘于把自己的热情跟青春奉献给喜欢的事业。

在创作中,大力总是能够别出心裁,一方面体现出了他过硬的专业素养,另一方面体现了他保持着旺盛的艺术创造力,也就是他保持了艺术家的独立性。一个艺术家最困难的便是保持独立性,时时面临意志的考验。我有时会有不切合实际的想法为自己的追求放弃一切,躲起来画自己要看的画。害怕自己的独立性一点一点被消蚀,现在看来显然不是一种强健心智的表现。现在我倒是认为,艺术家在保持独立性的同时,还必须清醒的认识到,我们并非终南隐士,也不是一尘不染的高人,我们只是尘世间匆匆过客,做了自己应该做的并且喜欢做的。我们鄙视消极的遁世。独立与入世,这是一个艺术家社会人的职责,也是我们成长的力量所在,我们经历的百态人生正是我们创作不竭的源泉。那些过往经历都是艺术家的财富,彰显了他的信仰和精神的独立性,这是一种形而上的超越。

山房

毕加索曾经说过:创造和追求是无益的,重要的是去发现。作为中国画家正是注重自我内心的发现及对于客观物象的发现,好的创作绝不是刻意追求。虽然在整个中国美术史的长河中有其个体差异、师承脉络、环境差异、其表现风格的迥异,而其内在精神本质却贯穿如一,这也是历代中国画家走向成功的必由之路,这条路同样适用于今天的我们。在这条路上愿我们同行!

31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