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 中国书画艺术风云榜首页
您好,请登录 注册 帮助文档 常见问题 防伪说明
×

李贵田之绘画法则

中国花鸟画这方田历史悠久,土壤肥沃,李贵田专心耕耘,立志要守到硕果满枝花朵含笑。然而,1200多年来,中国花鸟画最常见也最永恒的题材不外乎梅兰竹菊牡丹海棠等,再高超的技法也难以画出崭新的境界,况且,1200年后,充斥我们视野的还是单调的“四君子”,再好的审美也难免疲劳。李贵田在他的绘画技法日趋成熟之后,开始探寻充满时代气息的绘画题材、创新绘画理论、丰富绘画经验。

 李贵田作品《飞黄腾达》

李贵田绘画法则一:将符合现代人审美追求并具有丰富意蕴的题材收入画中

盘点李贵田的众多获奖作品和深得书画市场青睐的画作,入画题材颇为丰富。传统题材的牡丹、荷花、梅花等暂且不提,鸡、槐花、柿子、枇杷频繁入画,北方乡间的红菇娘、南瓜成为代表性题材,最具突破性的要数黑亮鲜红的火鸡,而最近,倍受他宠爱的就数高雅洁白的梨花。他不断冲破题材的藩篱,赋予花鸟画以时代的气息皆来源于最开始的南瓜。2000年的一天,他在乡间寻找那些能让他为之雀跃的绘画题材时,金黄墨绿的南瓜闪入摄影机的镜头,他拍了又拍,觉得这平常的南瓜让人越看越美越快乐—多妙啊,浑圆的外形、金黄的色彩,看似杂乱实则细密规律的花纹,寓意收获、富足、贵重、圆满、圆转……他决意让南瓜成为绘画的主题。铁岭工笔画院院长兼他的师兄张策知道后,觉得南瓜很难画,不看好他的选择。他则抱着照片认真观察琢磨了几个月。当第一张南瓜图完成后,同行们倍加赞赏:“聪明的你找到了你自己,画出了一个南瓜李。”《南瓜图》顺利摘得“信合杯”全国书画大赛一等奖,他也成了闻名全国的“南瓜王”。这一突破性的开始,激励他不断地向平凡事物中寻找美,挑战更新的绘画题材,2005年,他将油黑鲜红的火鸡成功引入中国花鸟画,也为自己赢得“火鸡王”的美誉。

李贵田作品《国色天香》 

李贵田绘画法则二:要画好画,首先要爱上画

凡大家,总有一些区别于常人的习惯,他常说:“我对待画,比对自己的媳妇都用心”,“要画好画,首先要爱上画”。不提他是怎样爱画的,只看他是如何对待画笔和颜料,就可窥见一斑。没用的画笔,每一枝都保持干净的状态,得到最好的呵护;盛在调色盘里的颜料不用完绝不扔掉,好像浪费一点就是犯了大罪。每幅画,他都不轻易动笔,而是先花费大量的时间研究准备入画的花鸟的各种特征和情态,然后在草稿上悉心布局。对画作,他倾注了太多的感情,对于画中的花鸟他也完全熟悉,比如蜻蜓的幼虫在水里至少要蛰伏一年,时间长些的要苦熬七八年才能羽化成虫;再比如不同品种和形状的南瓜,表皮斑纹有非常大的区别,黄红色、黄白色和白色的都有。“如果你不了解它全部的生活习性和生长过程,对它没有真实的感情,就没有办法准确而完美地把它展现出来。”在他,每画一幅画,都是一次艳遇,在色彩和线条的碰撞中邂逅美好的瞬间。

李贵田作品《清馨》

李贵田绘画法则三:画画就是不断地制造矛盾,不断地解决矛盾,在矛盾中实现和谐

现实生活中的农夫,勤勉劳作获取收成是基本法则,要想获取比别人更多的收成,必须有超越他人的秘诀。在40余年来的艺术生涯中,李贵田有一个最根本的法则: 不断地制造矛盾不断地解决矛盾,在矛盾中实现美的和谐。其实艺术本身就是人们在日益提升的审美理想和无法满足的现实生活的矛盾碰撞中形成的,艺术要发展提升始终要面向消费人群,面向市场,这是艺术家必须解决的首要矛盾。他对于绘画题材的不断挑战和突破源于这种矛盾,而在绘画过程中,他则人为地自我制造和解决矛盾。构图上,有工整严谨的重心,就有粗放精细的局部;设色上,有艳丽鲜明的主体,就有凝重含蓄的客体;技法上,有写实到纤毫毕现的每一根翎毛和叶脉,也有写意到只带着一点点感觉的远山和秋水。在他的获奖作品《五月情思》中,繁密洁白的槐花与形象独特的火鸡在构图上平分秋色,为了表现槐花清雅的白色和累垂可爱的状态,他没有刻意地完全写实,而是保留了槐花轮廓的和白色,槐树叶也消失了本身的羽状复叶化身为可爱的方而略圆的形象;为了表现火鸡英武的形体特点,他用了最浓重的黑、最抢眼的红和最娇艳的黄。在这样的矛盾处理中,西方的火鸡与古老的中国槐树相得益彰,简直是绝配!

李贵田作品《紫气东来》

李贵田绘画法则四:画的不仅是形,重要的是要传达出一种情感,甚至讲述一个故事

自古以来,中国的花鸟画更注重的是题材本身的寓意,很多感情都被固化,例如梅花寓意坚强,牡丹寓意富贵,简直就是路人皆知。而李贵田的花鸟画因为在题材上有了较大的突破,这种感情的传递就有了一些小小的障碍。既要把主题传达给观众,又要延续中国画的唯美含蓄,这有点难。但是李贵田十分巧妙地破解了这个小难题,他不拘泥于事物本身的情态,而是让画传达出丰富的情韵,说出自己的故事。他画中的火鸡皆是出双入对,或对语或回望或并肩偕行,即像只有一画麻雀也会赋予它无限的灵秀,引发丰富的联想。真正做到了“花无语,但姿态有意;鸟无言,但情态万千”。如此含蓄、如此东方、又如此直白的中国画,怎么会得不到观众的喜爱?

如果心底拥有一份丰盛的爱,人生便可以走得更远。绘画,对他,从来就不是维持生存的职业,而是做为一种终生追求的事业。


25

0

评论